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天津白癜风好治疗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12:15:5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天津白癜风好治疗吗,滨州白癜风好治吗,凉城白癜风医院,南召白癜风医院,北京哪个医院治疗白癜风安全,海盐白癜风医院,共和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舞蹈学校票选形象大使 两家庭花万元刷票争夺冠军

<冷大_h1>

中安在线讯 据安徽商报报道微信朋友圈近年来成为不少人的“拉票圈”。暑期,省城的少儿培训机构也看中这块领地,联手第三方网络平台在朋友圈开展各类投票比赛。6月16日至21日,合肥一所音乐舞蹈学校开展了“寻找2017最美形象代言人”选拔赛,该校欣园、天山两个校区的44名女孩参与角逐。随着票选深入,有家长为让孩子“出类拔萃”,不安于“一人一票制”,自掏腰包、发动亲友购买平台提供的“一元抵三票”的虚拟礼物,最高花费多达万余元。

事件经过

活动规则告知可买礼物刷票

刘成家住滨湖新区,女儿小丽在位于西藏路的一家音乐舞蹈学校学舞蹈。6月14日,刘成所在的家长微信群中,校方发来一条关于开展学校“寻找2017最美形象代言人”选拔赛的通知,每个家庭只需要上传孩子的照片到微信链接投票平台,就可参加选拔。刘成给8岁的女儿报了名。

该选拔赛活动须知中称,微信朋友圈好友投票,每人每天只能投一票,一票之外还可以为评选对象选礼物提高票数;系统自带礼物功能,自愿购买,无法退回;本次活动6月21日截止。

在该投票系统的礼物自选平台上,“钻石”代表1点,“爱心满满”代表10点,“一帆风顺”代表500点,“唯我独尊”点数最高代表1000点。“一元钱能买到一点,一点能抵3票。花钱买个"唯我独尊",就能给孩子增加3000张选票。”刘成说,一个“老铁”通过微信钱包向平台转账了5000元,给小丽狂涨了1.5万张票后,其他亲戚朋友也纷纷效仿,从平台上买虚拟礼物,帮小丽脱颖而出。刘成和妻子也花了3000多元给孩子买虚拟礼物。不到五天,小丽的票数已经突破了2.5万张。

小丽的票数狂涨,同校学生小蕾的家人也通过狂买礼物的方式让票数呈几何式倍数增长,几天时间,小丽和小蕾的票数将其他42个孩子远远甩在后面。

两个家庭较劲 砸万元者夺冠

6月21日一早,刘成查看了投票统计,女儿的名次始终徘徊在前两名,总票数超过3万张,小蕾紧随其后。他心里清楚,连日来,为让女儿有成就感,他和亲朋好友已向平台“砸”了1.2万元,“我当时想,小蕾的父亲孙磊和亲友,也应当花了不少于1万元钱买礼物。”

当日12时许,平台投票系统突发断网事故,投票一时无法正常进行,而投票截止时间在21:00。这让刘成和孙磊两家陷入焦虑。最先找到校方的是孙磊家。据校方人士称,21日下午,小蕾的奶奶等多名家人来到校方讨说法,此事还惊动了辖区警方。

小蕾家人起初认为,校方单方面给她家关停了投票通道,这会影响到最终的冠军归属。校方当即联系了合作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得知因为公司系统出现故障,造成了全面的暂时性的断网。一小时后,投票平台得以恢复。

当日21时许,这场校方开展的最美形象代言人选拔结束,小丽以38164票获得了冠军,小蕾以1071张票的差距(获得37093票),获得亚军。

亚军找到冠军曝光平台送票

刘成始料未及的是,21日投票结果公布后,孙磊添加刘成为微信好友,向他语音爆料,这场选拔赛有黑幕,他们都是受害者。孙磊在语音中称:“这次选拔中,我们买礼物的钱也是1万多元,有6000多元是我们自己的,另有4000多元是平台方给我们免费赠送的,你说这样的比赛是不是有猫腻。”

刘成说,孙磊之所以爆料,“是因为21日关停网投事件后,孙磊的家人找校方讨说法,要求挽回断网期间造成的投票损失。校方找到了平台,让平台方给孙磊家免费刷价值4000元的票数,还答应孙磊,小蕾一定能夺冠。”戏剧性的是,尽管平台方暗中使力,这场变味选拔赛的冠军还是被刘成“买”到手。“如果第三方平台不暗中追加那12000张票,我也许不会继续砸钱了。现在回头看看,这种票选没意义。”6月22日刘成找到校方,认为校方涉嫌利用票选诱导家长消费,要求校方退还买礼物的1.2万元钱,遭到校方拒绝。7月1日,刘成拒绝领取女儿的冠军奖品——一辆价值288元的自行车。

焦点回应

花钱刷票规则校方称未留意

昨日安徽商报记者见到了该音乐舞蹈学校负责人花女士。花女士称,6月,校方联合外地一家第三方网络合作平台,推出学校的“2017最美形象代言人”选拔赛,校方只想扩大知名度,“平台方称,只要满40个学生家庭参与,票选结束后就会得到一二三等奖,几大奖项的花销由平台方承担,校方不承担任何花销。所以,我们没有收取任何家长的报名费。学生家长自愿参与。”

花女士称,将活动链接发给各位家长后,校方起初没有留意到微信平台的投票页面上,有花钱买礼物抵票数的功能和规则。随着票选深入,她发现前两名小丽和小蕾的票数多得太夸张,判断出双方家长肯定砸钱买礼物给孩子刷票了。“花钱买票,本身就违背了选拔赛的公平性。”花女士说。

校方和平台方承认的确送票

“21日中午,小蕾的家人找到了我,说校方单独关停了小蕾家的投票渠道,给她造成了投票损失。”花女士通过向合作的第三方平台了解到,平台投票通道的确出现故障,但这次故障是面对所有评选对象的,“既然小蕾家人找了过来,我就向平台方表达了她家人的诉求,平台方说,既然造成了损失,会给小蕾刷价值4000元的票作为补偿。”交谈中,花女士否认“通过平台操作,保证小蕾夺得冠军”的说法。

天津威腾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是此次选拔赛的微信平台投票运营方。公司方是否给小蕾暗自增加过价值4000元的选票?该公司负责人韩先生起初否认,随即改口称,“21日,公司运营的投票系统出了故障,有孩子家长找到了合作方,合作方又找到了我们。”韩先生说,为减少损失,他私下给小蕾补偿了个礼物,“这个礼物就是增加票数,我给她增加了价值不到一千元的票数,没有别人说的给小蕾增加了价值4000元的票数。”对于暗中赠票是否违背票选的公平性,韩先生未回应。

刷票钱去哪了他们说不知道

学校负责人花女士强调,这个活动从始至终,校方没有收到过一分钱。校方跟这个平台之间没有利益联系,“家长们的钱是通过微信支付的,并没有支付给我们,具体流向我们也不清楚。”花女士还说,对于刘成要求退还1.2万元的礼物费,校方不应当承担这笔钱,但会配合学生家人与平台方进一步处理此事。

然而投票平台负责人韩先生说:“我也不知道这些钱去了哪,作为公司的老板,我在这件事发生后,给音乐舞蹈学校方面5000元钱,当作提成和报酬,我这么做只想跟对方寻求二次合作。”“有的家长想要回买礼物的钱,还是让他们跟校方谈吧。”

专家观点

花钱刷票将影响孩子价值观

昨日记者在合肥街头随即采访了10位参与过微信拉票的家长,超过半数家长认为,想要给孩子的是鼓励、参与感,而不是靠砸金钱和拼人脉运作的投票。一名家长称:“怕票数少伤害了孩子,只能去刷人情拉票。”

合肥心理咨询师协会副会长林林告诉记者,家长盲目买票会直接影响孩子的心理,让他们认为奖可以用钱来买,“一旦孩子认可了这种投机取巧的价值观,很可能会否定成功要靠自身努力的正确价值观。”

(为保护隐私,文中的刘成、小丽、孙磊、小蕾都是化名)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玉树白癜风医院